第23期:我和“九个悬臂梁”的“心结”
2013-12-19 14:27:22 北京四中 通用技术教师 康帅


  多年来从事技术教育教学工作,见过很多学生,也经历了很多学生的事,但印象最深的,还是让我们彼此的心灵都受到触动的那个学生和那件事……

 

  2012届高二4班,小尚,男,一个帅小伙。2011年的时候,我带他们班的通用技术课,整整一年。有一次他自己独立做了九个悬臂梁(一学期我们只要求一个组,2至3人,做1个悬臂梁),那时几乎每天放学后都能看到他带着图纸和材料,来到我们的教室,一干就是3节晚自习,反复的制作,反复的测试,……用他自己的话说:

 

  一学期通用技术课上下来,给我的最大的体会就是我们要在不断地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前进,要敢于创新,哪怕最后事实证明最传统的才是最宝贵的。单从时间的角度来说,做悬臂梁花了我不计其数的时间,有一段时间,几乎是中午、放学都泡在通技教室,最晚到过9:30。每回都是满手的胶,满身的白粉末,带着咕咕叫的肚子回家,其实每回干的都不是什么太有意思的活,几乎就是不断自我否定、修改、补胶,有时候忙活半天最后什么也没剩下。这虽然累但却不觉得无聊。我喜欢既动手又动脑的过程。

 

  ——摘自小尚制作感受

 

  一说起做九个悬臂梁的那个学生,就是指小尚,他也因此在全年级小有名气,也为我脸上增光不少!因此,我对他也十分关爱,他也常来我们组做各种试验。

 

  第二学期,我们开“月球计划”项目,印象中他带了三本大厚书来上课,他一个人一组锲而不舍、埋头苦干,花了大量的课余时间做研究,做测试,期末最终实现了一个无线遥控的火箭发射装置,十分逼真!期末他的作品被评选为校级优秀作品,我们要为这些学生和他们的作品录像,以保存资料,我负责整体的安排。

 

  那天下午,我们在地下教室录像,现场学生较多,等候和彩排的都有,场面有点复杂,一会还有校外的领导来参观,气氛有点紧张,我尽力安排好每个组的录像顺序,免得耽误各方的时间,当时有很多同学围着我,询问时间的安排和该怎么面对镜头、说什么,我不厌其烦地告诉每个同学注意的事项,小尚这个时候带着模型来找我,看看了场面,挤过人群,向我撇了一句:“老师,我在这里录不了!”

 

  我看了看周围的同学,有点不耐烦地跟他说:“你等等!”   

 

  他一扭头,走了!

 

  我看了看其他同学,又看了看他的背影,没说话!录像期间,我又让他们班的若干同学,分不同批次去叫他回来,但始终无果!

 

  待所有同学都录完后,我们一行人送领导,在校园内还碰见了他,人家也有自己的办法,自己找了几个同学,支了一个小摄像机,自己录上了。当时我可能有其他事走开了,据后来同事反馈,领导还走上前去问了问,你做这个模型有什么感受啊?他说:“没什么感受,挺好玩的。”

 

  之后的一段时间,此事一直让我耿耿于怀,心想我这么爱护这个学生,怎么最后是这个结果呢?我也和同事们聊这个学生的事,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是当时时间紧?提前没有沟通好?中国话出现了双关的歧义?还是事情就是这么巧?……同事们给我的答案是,孩子就是孩子,有时候别要求的太多,等他长大了,会明白的!我也只好这样安慰自己。

 

  一年过去了,转眼间他们高三快毕业了,毕业照那天,我想把这个“心结”解开,别留遗憾,我特意告诉他们班的学生,集体照结束后去班里找谁谁谁合影,等我到了班里,唯独他不在,被告知是回家了,待和其他几名学生合影后,我默默地回到了办公室,心很凉!

 

  他们毕业了,我没有能抓住这个最后的机会,把我和他的这个“心结”解开,看来是要留做终身的遗憾了。为什么当时我不能耐心一点,为什么一年的时间里,我不能放下教师的架子,主动找他谈谈呢?要是因为这个事,这个学生的心理有阴影了怎么办呢?我有点心酸,有点懊悔,有点自责。

 

  暑假转眼就过去了,九月,新的学期开始了,我们又迎来了一批新生!忙碌的工作也接踵而来,应接不暇,但那件事始终提示我要耐心地对待每一个学生,不要留遗憾!

 

  两周过去了,一切恢复了平静,一个普通的下午,我们没课,在办公室忙着备课,一个学生推门进来了,我不经意地抬眼看了一下,接下来的半秒钟,我的大脑在迅速地思考这个学生的名字,突然我站起来,高兴地惊呼道——“尚龑!!!”,“你怎么来了?”同事们也纷纷抬头。

 

  “这不是教师节吗,我们回来看老师!”尚龑憨厚地回答道。

 

  我快步走过去,握住他的手,仔细地打量他,“长高了!壮了!……”嘴里不住地夸耀着,心里很温暖,“考哪了?”我激动地问。

 

  “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他答道。

 

  “好,好,好,有出息!好好学,将来一定是好样的!”我依旧不住地鼓励着。旁边的同事也纷纷鼓励他。

 

  “老师,我们想看看教室。”小尚说。

 

  “好,我去给你们开门”,我欣然同意,马上去找地下教室的钥匙,出去开门。

 

  等他的同学都下去之后,我无法控制压抑了许久的情感,我知道,他能主动回来看老师,证明他长大了,懂事了,他不想在他人生中留遗憾,如果我这个时候不解开这个“心结”,可能以后就没有机会了。我一把拉起小尚的手,紧紧地握住,四目相望,眼睛半湿润慢慢地对他说:“作为老师,我永远都爱自己的学生!”他看着我,眼睛也微微地湿润了,他也慢慢地回答:“老师,我知道!”。刹那间,我们彼此的“心结”打开了,“恩怨”就此消失得无影无终,彼此的心里充满了温暖!

 

  之后,我也好好地反思了一下整件事,作为教师,我觉得首先要把握好教学的情感尺度,对所有的学生应该一视同仁,不能因为个人的好恶,而产生对学生的“溺爱”和“漠视”,否则都会对学生的心理和情感产生不良的影响,然后是尽量做到耐心,教师无小事,处处为楷模,最后就是即使和学生出现了小的摩擦、矛盾或误会,在冷静分析后,要放下教师的架子,主动和学生沟通,我相信只要把事情说开了,换位思考,学生能理解。最后的最后就是,不要把心结留作终身的遗憾,更不要给孩子留下心理的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