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期:从讨论题到建立合作关系
2013-10-29 11:04:24 北京四中 王秋寰


  课间休息,同学A找到我:“老师,您看昨天您留的思考题,我这样想对吗?”我认真看了一下,虽然过程有点绕,但是解答还是挺正确的,从一步步的推导看得出,确实经过了细致地思考。“不错。”我合上本子,肯定地说,“还有其他方法吗?你和谁讨论的?”“没有,我再想想吧。”他欠欠身,接过我递过去的本子,转身走了。我记得我课上说得很清楚,是讨论作业,要求小组讨论过后,集体给出答案,看来他并没有听进去我的要求啊。我一边想着,一边往办公室走。

 

  还没走到办公室,同学B攥着一张纸兴冲冲来找我,“老师,帮我看看,我是这样想的。”说完,他一边展示他的演算纸,一边眉飞色舞地解释着。又是那道题,不同的想法!我耐心听完,没有急于给他评价,而是问道:“和谁讨论过吗?”“还没……”看着他期待的神色,我微微一笑,“别急,我说了是讨论作业啊,去和A讨论讨论,再来找我吧。”

 

  等同学B走后,我陷入了思考。这样的题目,对于实验班的同学来说,解答本来并不困难,但是似乎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我留讨论作业的真正意图。题目本身远没有思维加工的过程价值高,许多课堂上没有更深入展开的内容,只有在讨论的氛围下,靠着思维火花的碰撞得出和发现。在过程中的感受和收获岂是一道题的正确解答可以代表的?也许,不和别人讨论还有别的原因?

 

  于是,第二天课堂上,我特意找了一道需要比较复杂思考的题目布置给大家,并要求四人一组先讨论想法,再选一个小组代表为大家解说。果不出所料,2分钟过去了,班里的讨论并不热烈。几个数学特别好的同学的举动更为突出,一个头低低的,显然在深度思考;一个正很着急地奋笔疾书;还有的特意把头偏向了同桌的另一侧。

 

  我想了想,突然打破沉静,说,“我打算一会儿选讨论最不热烈的一组做代表发言。”仿佛一石激起千层浪,刚才游离于大家之外的同学立马加入到小组讨论中来,急切地询问其他人是否有什么研究发现。

 

  于是,我故意看错时间多给了他们2分钟。最终,这道题,大家得到了很多很好的想法。先是有人提供了自己的发现,然后其他人又受新的启发,好像是多米诺骨牌的效应,这节课进行得非常顺畅。直到下课铃响起,全班包括我都没有注意到时间的流逝,正陷入到不同解答的变换和方法的归纳中,大有意犹未尽的感觉。

 

  作总结时,我这样对大家说:“还有其他想法的同学,课下可以继续交流。看看你的同桌,他(她)不仅可以是一个竞争者,激励你前行,更可以是一个很好的伙伴,与你共同进步。”

 

  我想,够了,要一个合作伙伴还是要一个竞争者,他们懂得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