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期:雾霾中使我感动的一个女孩
2013-06-20 13:53:24 北京四中地理组 刘刚


  2013年1月10日开始,北京出现大范围的严重雾霾天气,一直持续到了1月15日,将近六天。1月13日北京市气象台发布了北京气象史上首个霾的橙色预警,北京连续三天空气质量达严重污染的最高级——六级污染。短暂的蓝天之后,18日又发布大雾黄色雾霾预警,23日又出现了雾霾,27日起至31日又是持续雾霾……

 

  我在北京的雾霾天里的感觉是非常难过。不仅仅是呼吸不舒服,一些人仅仅限于发牢骚,更有大多数人沉默并忍受。

 

  我想,这样不行,那我能做什么?我就想起了我的学生,想起我们四中有一个环保社,地理组赵丽娟老师是指导教师。我相信我们学生和老师可以做点什么。

 

  于是,我们的学生们和我地理组的同事一起做了一件事,就是给政府和立法部门写报告,提可行性建议并呼吁立法。这个事发生在北京雾霾中,最让我感动的是学生,特别是一个女生。

 

  从1月17日周四中午起,到20日周日,四中环保社的尹川、马天野、石玉聪等同学在面临期末考试和SAT考试的紧张情况下,完成了《关于北京建立大气污染事件紧急处理地方性法规的建议报告》,报告分六部分,七千多字,还有一个《关于北京建立大气污染事件紧急处理地方性法规的呼吁书》,两千字。建议报告有七千多字,引用了许多论文数据,非常认真。呼吁书则充满了激情。

 

  21日周一中午,第二步行动——征集签名并递交报告——开始了。学生们一起商量,再进行分工。有同学要在班里征集签名的,有在网上负责发帖的,有同学去把呼吁书负责送到政府机关部门的,还有联系非政府组织NGO等的。到了第二天中午,我们数了数,一共收集到了218个签名。包括几个老师和高一好多个班的学生。

 

  下一步就是送报告和呼吁书了。2013年的1月24日,星期四的下午。学生开始送报告。到了下午两点多,快到三点,我接到石玉聪和马天野的一条短信:“老师,我们已经送到环保局了,正在去北京市交通委员会的路上。”

 

  三点二十,学生拿来两个没有送出去的报告,一个是给市人大的,一个是给市政协的,是张心怡、何冠云和林冰洁三个孩子去的。张心怡解释说,北京正在召开市两会,市人大和市政协的工作人员都上两会了,交到门卫可能没有用,所以回来跟老师商量。

  

  我说能不能到开会的会场去送?不知道在哪开会,我们赶紧上网查,拨好几个电话四处打听,市政协开会的地方是在五洲大酒店,市人大开会的地方在北五环的北京会议中心。我们赶紧查从四中到那儿的路线,张心怡说:“老师我现在就走。”

 

  张心怡就是那个最让我感动的女孩。她高一,个子不高,背着一个很重很重的大书包,拿起两个厚厚的信封,一个人走了。我跟她说,你最好能叫同学跟你一起去。

 

  当时已经是三点五十了,我把张心怡一直送到门口。说实在的,我送过很多孩子到办公室门口,都是已经毕业后回来看我的。对于正在教的在校生,这是第一次,因为我觉得她值得我尊重,值得我这么郑重地送出门口。张心怡回头说,老师您要开着手机呀。一个小时之后,张心怡给我打电话说,老师,人大的会场进不去,人拦着我,说有纪律,不允许我们往里送东西。

 

  又跟她交流了一个短信,她说在去政协会场的路上,这时候天已经黑了。

 

  我打电话,才知道,原来她是一个人去的。因为天晚了,其他同学都没跟去,她是一个人跑到人大会场,现在正一个人去政协会场。五点五十左右,张心怡给我发了一个短信,短信只有两个字:“成功”。

 

  后来张心怡回忆说:

 

  “这段经历中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去往五洲大酒店的路程了。当时已经接近六点了,我不知道有哪趟公共汽车可以到达,只好打出租车。这里人并不多,我从未在天黑以后还独自一人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我也从未自己在路上打过出租。我很尴尬地在路上招手,有多少车已经载了人或者从我身边呼啸而过,我已经记不得了,好不容易找到了一辆却告诉我,他不想去那个地方。我甚至试过电话叫车依旧不起作用。当时真的很害怕,甚至想说直接回家算了,但是还是那句:‘不甘心,而且不负责任。

 

  在一位行人的导引下,我在一个加油站附近打到了车。

 

  我怀着紧张背后的最后一丝不甘,在五洲大酒店门口给大会秘书处打电话,令我十分激动的是他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下来接受这份建议书,我那时觉得也许一切之前的努力都是值得的。这位工作人员姓孙,我姑且就称他为孙老师,我很积极地把准备了很久的介绍说给他听,他一直微笑着表示他的肯定与赞赏。他说他很支持并且赞赏中学生们对北京雾霾问题的关注与参与,他会认真看并且交给相关人员。我那时心里满是感谢,感谢孙老师能接受这份文件,让我们同学们的努力不会白费。我很感谢我能有这次机会参与到这件事来,让我感受到这么多第一次和经历那么多情绪。我也感谢这个社会,可以让我们抒发自己的想法。

 

  回到家以后,我知道我的父母很担心,但我更高兴的是,当我告诉他们的时候他们眼底的骄傲,没有一个孩子不会因她成为父母的骄傲而为之动容。

 

  总之,在1月24日下午,学生们把《关于北京建立大气污染事件紧急处理地方性法规的建议报告》和呼吁书送交了北京市环保局、北京市交通委员会,还有最终送到的北京市政协会议秘书处。

 

  后来,新华社《瞭望》周刊在1月28日最先报道此事,1月30日的《北京晚报》几乎用一个整版进行报道,刊登了同学建议报告中的主要内容,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还有外媒采访了学生们。

 

  我觉得最欣慰的是,在令人窒息的雾霾里,我们中国人、北京人没有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