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期:“为什么不能帮助她走好迈向讲台的第一步?”
2013-05-16 16:06:40 北京四中数学组 谷丹


  

  一次,一位到四中来求职的新毕业硕士生在我教的班级试讲。这位试讲老师对基本的教学内容掌握得尚可,遗憾的是她不太了解四中学生的数学学业水平,所以讲课内容失之浅显,学生们渐渐地走神,埋头干自己的事情,更为阴错阳差的是,她数次请一位数学学业水平很出众的孩子回答了几个非常浅近的问题,第一次提问,同学们低低窃笑,第二次提问,同学们的笑声大了些,第三次提问,同学们哄堂大笑,笑得试讲老师莫名其妙、手足无措。可想而知,这堂试讲课的效果不能令听试讲的老师们满意,试讲老师也比较沮丧。

 

  紧接着这堂课还是数学课,由我来上。我非常严厉地批评了学生们刚才的无礼行为。我说:“试讲老师能有勇气到四中来求职,应该是有一定自信的,也一定是认真努力地做了准备的,她多么希望能够在听试讲的老师们面前充分地展现她的才华,你们为什么就不能尊重她的这份努力,帮助她走好迈向讲台的第一步?确实,她不够了解你们的能力,提的问题浅了点,提问的同学也不是那么合适,但出现了这种情况,你们更应该用你们的热情你们的智慧来帮助老师弥补她的教学经验的不足,这才是四中学生应该具有的素质,可是你们刚才是怎么做的?我真为你们感到羞愧!”在我说这番话的时候,几乎全班同学都低着头,鸦雀无声。在这节课剩下的时间里,尽管我尽量努力去活跃课堂的气氛,但于事无补,压抑沉寂的气氛一直维持到下课。倒叫我惴惴不安起来:是不是话说得太重了?但第二天的课上,学生们又完全恢复了以往专注投入的常态,这仍令我惴惴不安:前一天的火,白发了?

 

  不久,又一位来求职的新老师到我们班上试讲课。坦率地说,他对所讲内容的理解,对教学过程的设计和把握能力比前一位试讲老师还稍欠几分,但同学们的表现,却与上一次截然不同:几乎全班同学都专注地听着试讲老师的讲解,认真地回答着试讲老师或深或浅的问题,在试讲老师讲解不甚明了或者不甚得当之处,同学们或诚恳坦率地发表着自己的见解,或不露声色地为试讲老师补台……以至于下课以后,试讲的小老师一迭声地说:“四中的学生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第二天上课,我向同学们转述了试讲老师对同学们的夸奖,并由衷地说:“我替我年轻的同行向大家致谢,谢谢你们对他的帮助与包容!”同学们以热烈的掌声回应了我的谢意。

 

  自此,只要用这个班的学生上试讲课,效果都不错。但学生们对陌生的试讲老师先轻慢后尊重的变化,还是使我想了很多。当“尊重”的要求是与特定的环境、身份过于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时候,这种尊重,也许多少会含有功利的成分,环境变了或者身份换了,尊重也就消解了。如果我们能够与学生们一起,慢慢使尊重他人成为共同的生活态度,那么,我们就能够在彼此尊重中更多地体验到人与人之间的善意、包容与理解。

呢称:

留言:

说明: 1.留言字数少于300字;
        2.留言24小时后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