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期:惩罚
2013-04-11 16:48:10 北京四中 刘薇


  

  小曹是一个很有个性的男生。

 

  刚入学时,他是个让我头疼的人物。校服上衣永远敞着,走路时身体永远晃着,对话时永远带着玩世不恭的笑,犯了错口头认错后,你都会觉察到他从来不当回事儿。

 

  但与此同时,我又常常从不同途径中有一些意外的发现。他是电脑高手,一点就通,一学就会;他是英语高手,英文读物不离手,英语单词拿着字典背;他是数学高手,常和同学钻研难题,是课外班里的人才。他最头疼语文,上课也最不认真,但后来了解他,他曾经对语文下过很大工夫,但收效甚微,因此变得自暴自弃……

 

  一天的语文课,讲《苏州园林》,我已经注意到他心不在焉。这样的说明文,对于他就更没有什么吸引力了。几次关注后,我发现他已经沉浸在手中的读物里,走过去拿起一看,是一本英文小说。

 

  怎么办?做与课堂无关的事,任课教师不能没有明确的态度。但说到错误的程度,又似乎没有那么严重。收书?批评?这样简单的处罚之后又能有多少回响呢?

 

  脑子飞快地转着,已经想好了办法。“如果要语文和英语两不耽误,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把这篇《苏州园林》翻译成英文吧。”话一出口,班里炸了锅。观察小曹的表情,亮亮的眼神里竟然有种接受挑战的期待,在表面喋喋不休的抱怨声中,他似乎很不情愿地坐下了。

 

  我发现,坐下的他已经将自己埋在了课本中。

 

  其实,我还是有点忐忑,我担心以小曹反叛的性格会故意对抗违背我的惩罚,几天过后他什么也拿不出来;也担心难度太大,在他努力之后会因为对自己不满意而中途放弃,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第二天的早读课,我看似不经意的问了他一句:我的惩罚还没忘吧?“我已经做完了”。心中一阵惊喜,表面却不动声色“你是今天拿出来呢,还是需要再润色一下?”“我再改改吧”。

 

  我的内心里已经为这个孩子情不自禁地叫好了。

 

  马上找到英语老师,将整个事情说清楚。最重要是表达我的愿望——能不能在课堂上利用一下这个惩罚作业。最终英语老师将此布置为全体学生的一项课后作业——对这篇英文翻译修改、润色。

 

  一天后,同学之间满是对小曹的叹服和赞叹,连英语老师也说,他翻译得确实很棒。

 

  一年之后,小曹由入校成绩的年级200名开外,连续进步5次,上升到年级30名。我不敢说这是那次惩罚的回响,可能,是互为因果吧。

 

  现代伦理学关于“惩罚”,主要有两种理论,一是回报论,即为所犯之错而接受惩罚,即关注过去;一是结果论,即为了惩罚的某种好结果而惩罚,即关注未来。我们对于学生所犯之错误的惩罚,不应该仅仅指向过去,因为成长中的孩子犯错难以避免,更应着眼为未来。但仅因为关注未来而对于成长过程中的偏离毫无惩戒也似乎是一种失职,所以将两方面调和、争取效果的最大化就成为唯一的选择了。

 

  如何使“惩罚”更有力,也更有利,并没有统一的模式和范本。我想,或许在教育中,对待不同的学生时,有所差异才是真正的公平吧。
 

呢称:

留言:

说明: 1.留言字数少于300字;
        2.留言24小时后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