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期:学会主动与人沟通
2013-03-28 13:50:58 北京四中语文组 袁海萍


学会主动与人沟通
——一个困惑的高中生、一个走出困惑的大学生和我

  

 

  说到与老师沟通的问题,老师们普遍的困惑是:现在的学生怎么不善于主动问老师问题了。有老师曾说:当一个孩子追着老师问问题的时候,是老师对他的指导最有效果的时候。还有老师说:我很乐于在学生需要的时候给予帮助,可是他们不来找我。于学生而言,我们看到的情形是:他们心里有很多渴望、想法、郁闷、困扰等需要老师的关怀和帮助,可是他们却不敢、不愿、不会与老师主动沟通,而在等待被谈话、被关怀的过程中往往还会因自己的心情没有被老师敏感地捕捉到而心生怨气、牢骚满腹,蓄积起不少负面情绪。

 

  一个苦恼的妈妈来找我聊天,讲了一个这样的故事:在一个大学校园里,一位老师在路边偶遇一位无人关注的农村大学生。大学生在偌大的校园里感到自卑无助,老师关切地问候了他。从此大学生的生命被点燃了,他找回了人生的自信,在做课题时还主动地找到了这位老师,让彼此备感温暖。这位妈妈之所以要跟我讲这个故事,是因为她的女儿很想在班里有更多的承担,却因不是班干部而找不到机会。

 

  这当然是对的——我对妈妈说——可是,如果在偌大的校园里这位农村大学生没有偶遇这位和善的老师呢——没有遇到的几率一定比偶遇的几率大得多——更何况大学校园的学生这样多,怎么保证被偶遇的一定就是你呢?如果没有恰巧遇到了这一位正巧路过他又关怀了他的老师,他今后的人生会是怎样?除了被动等待,是不是还可以做点什么?

 

  于是我也给妈妈讲了一个故事:

 

  我的学生梁倩因品学兼优被香港大学录取,可初到港大,她遭遇了从未遇到的困境:

 

  接下来的几天,我终于体会到语言不通给生活带来的障碍——上小巴和司机说普通话遭过白眼;在便利店听到店员不耐烦地抱怨;在学系的迎新营里成为一组中唯一的非本地人,在纯粤语的环境下不知所措,只能一遍遍请求翻译;在接到快递电话的时候只能抱歉地说声“我不懂广东话”然后听到对方一阵沉默后换了个内地工作人员接听。

 

  而这些是我有过预期但并未意识到会带来困扰的问题。我只是靠着英文就在意大利、希腊都走下来了,在韩国背包旅行的半个月完全是一个人也不觉得困难。但偏偏是在香港,因为自己觉得离家近了,反而对自己的不能融入感到更加敏感和失落了。于是终于理解了那些独自在外的留学生为什么很多都选择闷头宅起来了。在一个陌生的、大家都各顾各地忙着自己的生活的地方,如果不是自己支撑自己,是不会有人拉着你向前走的。这是梁倩在教师节给我的信。

 

  她并不只是在倾诉苦恼,在信的末尾,她这样写道:

 

  虽然我不像那些天天看香港电影追港台明星的同届生学的快,但是几天下来,我已经可以在港岛给别的内地生带路了。

 

  短短三日的迎新过后,我们同组的组员给我留言说:“Charlie,真高兴你在我们的组,虽然大部分时候我们照顾不到你,都在说广东话,可是你一直在努力地听和学,没想到你学广东话很快,又那么标准!”“你不像以前我认识的内地学生,你真的很会搞笑!”

 

  你总是特别积极又充满活力,坦诚而没有偏见,愿意和我们玩在一起。希望很快我们就可以用广东话聊天了!……

 

  虽然是分别时随意的纪念语,但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我感到自己不是用什么读书成绩而从nobody变成somebody了,虽然这只是很小的一步。”

 

  看到这封信,我感到欣慰——我对妈妈说——我希望我们的孩子都能像这样主动地面对人生的困境,在同龄的人群中迅速地崛起,您的孩子也可以做到。我们试试看。

 

  后来,这个纠结于不能在新集体中找到自己位置的孩子主动来找我聊天了,后来,她主动承担了话剧节班级导演的职位,在竞选班干部时大方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愿。虽说并未顺利竞选,但是她的精神状态愈见明朗,一洗之前的焦虑无奈。她也逐渐得到了同学们的认可,在新年联欢时,她被推举做主持人。

 

  这个故事,我愿意讲给更多地人听——班会的时候讲,家长会的时候讲。学会主动与人沟通——这真的很重要——你也可以做到。


 
[回音壁]

 

  @飘雪季:

 

  初中至高中是人人格定型的关键时期,学生所处的环境,所处的人和物,对日后的发展起到了定型作用,而中国学生在这一时期的大多时间都呆在学校,所以学校的校风,对学习的渴求程度,都对学生日后的处事待人接物有巨大作用,一个好的学校应该有属于自己学校的精神,引导学生积极进取。如果中国所有学校都如四中拥有的属于自己的精神,那中国的发展就会更快。

呢称:

留言:

说明: 1.留言字数少于300字;
        2.留言24小时后显示。